• 集团(股份)网站

终见杏花白


发布日期:2019-03-26 信息来源:基地管理中心 编辑:林会玲 字号:[ ] 分享

“三月春意闹,杏花先妖娆”。这几天,你若走进泾阳空港太平镇杏花林或者蓝田华胥镇杏花谷,映入你眼帘的定是那漫山遍野盛开着的杏花。杏花在春风的吹拂下嫣然开放,远望去像一片乳白色的海,总让人觉得自己是置身在云雾飘渺的仙境。 没错,这就是美到极致的杏花林(谷)!

去年,在朋友圈里看到一位姐姐在蓝田华胥镇杏花谷的照片后,立即被清丽明艳、美轮美奂的杏花所吸引,独自一人慕名而来,却是败兴而归。杏花已过了花期,满山满坡的杏花都已凋零,萎殇在泥土上,没有了蜂围蝶阵,没有了喧闹的人群,杏花无语,我也无语。

等了一年的花事,等了一年的花开,终于在今年,有缘参加一个诗会,在一个春光明媚的周末,去欣赏那最早开花,堪称“春来第一枝”的杏花,也有了这场与杏花的约会。

出了西安城,再走三十里,汽车蜿蜒在曲折山路上,拐了几道弯,终于看见了泾河,就远远地看见了万亩杏园。下了车,直奔杏花林而去。刚进杏花林,就听见有人说“杏花刚到预产期,含苞待放羞涩女。”可不是吗!没见到如霞似雪的杏花海,却见到了含苞待放的花骨朵,杏骨、骨朵儿与花都羞涩粉腮,像是刚从二月的严寒里苏醒,杏眼朦胧、娇萌可爱,慵懒可人。今年,又来早了吗?!心里不免有些懊悔。但是,别急!待一行行、一排排杏树走下去,仔细瞧去,有的花儿悄然开放了,露出了粉红色的花芯,在枝头悄然绽放,被春风轻点后衔露凝玉,花瓣如蝶翅,晶莹剔透,玲珑娇艳。像一群新生的婴儿,柔嫩娇小,喜滋滋地爬上枝头,经过阳光雨露的滋润,努力成长,认真开花,完成自己作为一株花的庄严使命;又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,羞答答地舞动着自己的白裙,待你踮起脚尖,轻嗅花香时,她就偷走了你的心脾。这样的遇见,不禁让我怦然心动。

杏花初绽时,当是透着艳红的,待花苞儿整体地胀开了,其色便会渐渐变得素白,直至铺了一地胜过雪的白。你看,那一株株枯黄,老迹斑斑的枝干上,缀满了一朵朵、一簇簇白嫩嫩、粉嘟嘟的杏花,朵朵都精致的像姑娘那娇小的嘴,香艳却不失素雅。你挨我,我靠你,密密匝匝、顾盼生姿,像把春天所有的美都汇到一起。整株树都浸满了馨香,溢满了心怀。“道白非真白,言红不若红。请君红白外,别眼看天工。” 宋代诗人杨万里写杏花儿的五绝诗,也正是我眼里看到的景致。

杏花的美开在枝头上,它的形、色、香也开在唐诗宋词里。唐代诗人王维用“屋上春鸠鸣,村边杏花白”描写杏花的素白;唐代诗人李商隐诗云“日日春光斗日光,山城斜路杏花香。”宋代诗人曹组也有诗云:“疏疏晴雨弄斜阳,凭栏耀久,墙外杏花香。”描写杏花的馨香。杏花的艳丽在宋代诗人高观国的《杏花天·杏花》描写的更是精妙:“玉坛消息春寒浅,露红玉、娇生靓艳。小怜鬓湿燕脂染,只隔粉墙相见。花阴外、故宫梦远。想未识、莺莺燕燕。飘零翠径红千点,桃李春风已晚。”在诗人的眼里,杏花简直就是一位美丽的女子,似乎刚抹了胭脂,两鬓犹存湿润。诗人以杏花比美女,又描写了美女的艳丽,杏花就给人产生了鲜活美丽的印象。

 只是,杏花的花期很短!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代卖杏花。”陆放翁《临安春雨初霁》里如是说,乍听去,直觉得这是个大大的虚夸,然而,你去看了,见了,自然就晓了,杏花儿开得快,落得也快!

看花莫待花枝老,趁着春光尚好,快来杏花林(谷)赏花吧……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